子叹y

现在是周更偶!

《情人节》

明天就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一定要好好过!

郭长城在日记里重重地写下这句话,在句末还加了个重重的点。

郭长城和楚恕之在一起少说也有半年了,但是这段时间总是忙个不听,有时候一个月都见不到互相的人影,有时总感觉两个人压根没在一起呢。郭长城一直是这样一个缺少安全感的人,虽然他知道楚哥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但是,他总感觉有些失望……

所以,好不容易有这样一次机会,而且特调处正好给他们放假,郭长城绝对不能错过了。

【第二天】

“楚哥,我们去看电影吧!”

“看电影?”

“嗯嗯嗯!”

郭长城在网上找过,看一场浪漫的电影,吃一顿烛光晚餐,送个花什么的,绝对是情人节的标配了。

“那,看什么?”

“我们看那个balabala吧,据说很好看的呢!”

“爱情片?”

“对啊!”

“行吧……”

结果,郭长城发现楚恕之不是一般的木,是特别的木,他都被剧情感染地哭出来了,他再看一眼楚恕之,好嘛,人家已经睡着了。结果郭长城自己本来要哭的心情都没有了,郁闷地把头转回来了,生着气看完了那部电影。

“长城,长城你咋了?”

“楚哥,你……”

“长城,我错了,不过,这种电影我真的看不下去,要不下次你换个动作片?”

郭长城简直要被楚恕之气死了,哪有人在情人节看动作片的啊!!

郭长城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不开心的情绪压下去,又转换成原来的笑容对楚恕之说

“没关系的楚哥,走吧,我们去吃晚饭吧!”

郭长城带着楚恕之来到一家法餐馆,这可是一家米其林三星的店,郭长城用了自己好多的积蓄在这里订的位置,这让郭长城肉疼了好久。这要不是为了楚恕之,打死郭长城也不会在这里吃饭啊!

看着楚恕之将盘子里的牛肉像手刃地星人一样的用力,郭长城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长城,你以后还是不要带我来这种餐馆吃饭了,这刀叉我用不惯……”

“我……”

郭长城和楚恕之悻悻地吃完了这顿晚饭,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郭长城看着满街粉红色的装扮,来来往往都是一对对谈笑的情侣,郭长城看着楚恕之一脸严肃,没有表情,心里还是失望得很:这一次,还是没有做好。

突然,一个穿着粉蓝色衬衫,白色背带裤的小男孩走了过来,对楚恕之说

“哥哥,买朵花给这位哥哥吧!”

楚恕之一愣,因为他从来都没做过这样的事情。

郭长城看出了楚恕之的尴尬,准备拿钱包买花的时候,楚恕之却开口了

“你有多少这样的花?”

“20朵。”

“都给我吧。”

小男孩听到楚恕之这么说,一下子眼睛都亮了,连忙把花篮里的花全给了楚恕之,楚恕之也把钱给了小男孩。

“哥哥,你知道嘛,20朵玫瑰花的花语是'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人,至死不渝'希望两位哥哥也能永远幸福!再见……”

看着小男孩走远后,楚恕之拿着玫瑰花的手僵硬地转到郭长城这边,脸却看向另外一边

“给,给你……”

郭长城有些好笑地接过花,看着手上的玫瑰花,前面心情不好的感觉一下子全消失了,脸上的笑却抑制不下去了。

楚恕之牵着郭长城的手走到一个长椅上,让郭长城坐下来

“今天,是海星的情人节……”

“嗯哼!”

“我好像,一直没有跟你说过一句话……”

郭长城看着楚恕之,瞪着大大的眼睛,像是在期待着什么。可楚恕之看着郭长城就说不出来了,耳朵还有一点点红红的。

楚恕之突然捂住了郭长城的眼睛,在郭长城的耳边轻轻地说

“我爱你……”

因为楚恕之害羞,说得又快,还轻,几乎都听不见他说的话,但是郭长城听到了,笑的眼睛都要看不见了,他知道楚恕之害羞,赶紧搂住楚恕之的手臂

“我也很爱你,楚哥~”

楚恕之因为常年锻炼手臂上都是肌肉,散发着暖暖的温度,这让郭长城安心了不少。虽然楚恕之很木,还不懂浪漫,但,这又怎样,这就是郭长城爱这的楚恕之啊!

时光若在此时停止,人生若只如初见,我只愿与你相遇,相见,相爱。

《过去》

我,是一个穿越者。因为内心的压抑,我来到了过去。

我,楚恕之,本在地星安静地生活,却因犯错被罚,来到海星,来到特调处。本来好好在海星的生活,却被他,改变了一切。

我从没想过,这样的人会与我有什么交集,因为他太美好,太单纯了,像我这样十恶不赦的人就不应该污染他吧。

我虽然穿越回去了,但只能看着原来的楚恕之和郭长城,插手不了他们的故事。其实这样也挺好,看看当时这么傻的两个人,会把自己也带进当时的……当时的回忆里。

看看,他还是那么傻呵呵的,只会一个劲的笑,害怕了就倒地上,难过受委屈了就红了眼睛,真是,就算重来一百次,我还是会喜欢这个傻子吧。

“楚……楚哥……我喜欢你!”

楚恕之看着郭长城憋红了脸的表白,看看原来的自己还一副不愿意的脸,真想过去扇他一个巴掌跟他说“作什么呢!”

楚恕之其实现在心里作得疼,他觉得,如果当时是他向郭长城表白的话,最起码长城的心里不会有那么多的遗憾,自己,也不会那么难过……

“我,很想抱抱你,你知道吗……”

“好啊,给你抱!”

什么?长城……能听到我说话?

“当然了。”

“我心里想的你也能听到?”

“嗯哼~”

“我……我……”

楚恕之看到郭长城,一下子都说不出话了,憋了很久,终究是哽咽着

“我很想你……”

“楚哥,我,我也很想你……”

“你别走,行不行,我真的……离不开你了……”

“楚哥,我愿意,愿意在你身边,照顾你……”

说着,郭长城却离楚恕之越来越远了,楚恕之伸手去抓住他,却只留下了一丝他身上淡淡的香味……

“不要,不要走,不要走!”

楚恕之突然睁开了眼,身上全是冷汗,楚恕之喘着粗气,眼神飘忽。

终是,他知道,有些事情强求不来,发生了,就,回不去了……这份爱,终归是,梦醒了……

《表白》

我的朋友最近有点奇怪。

嗯……他,能算我的朋友嘛?

郭长城看着正在发呆的楚恕之,清澈的眼神中带着疑惑。只是他没注意到楚恕之耳尖的淡淡粉红。

楚恕之刚刚其实一直盯着郭长城看,感觉到郭长城要转头才匆忙把眼神收回来,不过被别人发现的心虚,让自己有了点生理反应。楚恕之也没有发呆,只是因为郭长城一直看着自己,以至于一下子蒙住了,不知道该做什么,就盯着电脑看。

“哎,你说老楚什么时候表白啊?”

“我觉得悬,这个老楚木得很,小郭又有一点分不清情况,两个人得愣着一阵子了。”

“那我们就看他们这么尴尬着?”

“戚,我求之不得呢。特调处有老赵一个人秀恩爱不停地就够了,还来一对,你嫌我吃的狗粮不够啊!”

“我这只猫还没说什么呢!”

“哎哎哎,小郭不是说他最近要去相亲嘛!”

“嗯~”

祝红和大庆躺在沙发上,看着楚恕之和郭长城两个人别扭着,心里已经悄悄打起了主意,两个人对视一眼,有深意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几天后】

“咳,长城怎么没来上班啊?”

“欧呦,老楚,你还不知道啊!”

“什么?”

“小郭去相亲了呀!”

楚恕之看到已经离上班时间过去了一分零一秒,虽然特调处不用打卡,但是郭长城从来不会迟到。楚恕之就开口问了问他们。

“相亲?”

“对啊,据说还是个大户人家,小姑娘长得特别可爱,是按照小郭的择偶要求去找的姑娘呢!”

“是的呀,我听说啊,那个姑娘从很早以前就喜欢小郭了,只不过那个姑娘不好意思说,要不然,说不定他们俩早成了。”

大庆和祝红两个人一唱一和地添油加醋,要不是他们的眼睛一直往楚恕之那边瞟,还真以为他们看好那个姑娘呢。
祝红看到楚恕之紧握的拳头,用手肘怼了怼大庆。

“他在哪相亲?”

“那个,xx咖啡馆。”

【xx咖啡馆】

郭长城和女孩面对面坐着,郭长城因为第一次相亲,一紧张,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就在那儿喝咖啡,不过,连拿咖啡的手都是颤着的。

女孩看到郭长城这样害羞的模样,一下子笑了

“是不是有点紧张啊?”

“没,没有……”

“没关系的,就随便聊聊嘛。我觉得,你特别像漫画里的人物,特别可爱。”

郭长城听着女孩的话语,低下头笑了笑

“对了,我姑姑说,你是特调处的对吗,那你是大英雄啊!”

“不不不,我,我不是什么大英雄……我,我就是个小跟班,一个小透明……”

“hhhh,你这么害羞,胆子这么小,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第一次见面呢,按理我不应该这么说的,但是我确实特别喜欢你,但是我不想天天都提心吊胆的,你确定,真的以后都要做这一行嘛?”

“我……”

“他确定!”

楚恕之在那个女孩问郭长城问题前就到了,只不过郭长城是背对门的,没看到楚恕之进来。听到女孩准备让郭长城离开特调处的时候,气不打一处来,眼睛里充满了火气就上前去了。楚恕之往桌上拍了两百块钱就把郭长城拉走了。

“楚,楚哥……”

“抖什么抖,站直了!”

郭长城没想到楚恕之会来,还帮了自己一个大忙,本来是挺开心的,但是看到楚恕之充满火气的眼神突然就吓得不敢动了。

“我告诉你郭长城,你可是夜尊亲口认定的镇魂灯的最佳养料,历尽千劫百难,初心不改,这点自信都没有!赶挖我们特调处的墙角,亏她想的出来!”

郭长城听到楚恕之这么说,一下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

“楚哥,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出来相亲了!”

“哼。我跟你说郭长城,你以后只能在我身边待着!”

郭长城听到楚恕之这么说一下子楞住了,随后又笑着点点头。

楚恕之说这句话,本来是因为太生气一下子就说出来了,说完以后他就后悔了,心脏跳得贼快,就怕郭长城会拒绝。看到郭长城点头,楚恕之其实是想笑的,但是,面子告诉他要忍住。

“笨蛋……”

说着,楚恕之转身就走了,只不过,在郭长城看不到的地方,嘴角不受控地提上去了。

“干什么呢,赶紧跟上来!”

“好的好的。”

楚恕之看到,郭长城跟在自己后面,一伸手拉住了郭长城的手,走进了一条小巷子。

“你真的愿意跟我在一起?”

“嗯!”

楚恕之一下子亲上了郭长城,虽然没有过度深入,但是却还是让郭长城惊了一下,羞红了脸。

现在的我们,十指相扣,额头相抵。

我们

《我一个人的的天使》

(下)

郭长城低下头,眼睛里有点点泪光,郭长城赶紧转头,不想让楚恕之看到。

“楚哥,你赶紧回去吧,我,准备去接我的新娘了……”

郭长城背对楚恕之,用比较欢快的语气对楚恕之说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泪却是止不住地流下来。

楚恕之听到郭长城这么说,气已经不是从一处来,而是全身上下。楚恕之上前一步,一把拉住郭长城,拖住郭长城的后脑勺,一下子吻了下去。

“唔……”
不是温柔的缠绵,完完全全是强烈的索求,楚恕之现在只希望郭长城能像原来一样能够顺从自己或者能回应自己,但是郭长城只有不停地反抗。

郭长城差不多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反抗开楚恕之,看着楚恕之怒火的眼睛,自己难过的同时好像也有点生气,对楚恕之这样的做法的生气。

“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好好想想你在干什么,我们俩的感情就被你这么几句话,就当做什么都不存在?”

“我……你不要再逼我了,不要再逼我了……”

郭长城听着楚恕之接近歇斯底里地吼叫,不敢去面对了,郭长城捂着自己的耳朵,嘴里重重复复着“不要逼我”,慢慢蹲了下来,眼神中完全是恐惧,逃避。

楚恕之看着郭长城这样的难过,心里疼得不行,想上去安慰的时候,突然内心的那个声音告诉他“带她走,赶紧带他走”冲击着自己。蓦然,楚恕之的眼球变成了深红色,嘴角翘起了一边,慢慢走向郭长城,一掌下去,将郭长城打晕了……

【楚恕之家】

本身就是暗系的装潢,加上不开灯,拉着窗帘,简直就是一间暗室。

楚恕之将郭长城放在自己的床上,帮郭长城盖好被子,离开的房间。

“楚哥……”

不知道过了多久,郭长城醒过来了

“长城,你醒了。”

“楚哥,这是……”

“这是我家啊,你忘了?”

面对楚恕之这么温柔,可以说温柔到怪异的语气,郭长城有一些害怕

“楚哥,你怎么了?”

“嗯?没有啊。对了,这个药是治你刚刚突然晕过去的药,把它都喝完啊!”

郭长城虽然怀疑,但是毕竟站在自己面前的楚恕之,郭长城对楚恕之的信任却是不用说的,拿着药就喝了下去。

没过多久,郭长城就觉得浑身无力,脑子发昏,一会儿,郭长城就倒了下去。

楚恕之将碗放好,把郭长城安放在床上,把伸出来的手放进被子里以后,在郭长城的脸上亲了一下。

郭长城的连很白净,很清秀,就像天使一样,楚恕之看着郭长城安静的睡颜,淡淡的笑了。

天使,请跟我一起,坠入地狱吧,从此以后,成为我一个人的天使。

《我一个人的天使》

(上)

婚礼正在进行,突然……

“Mr郭,你愿意娶你面前的女士,不论……”

郭长城看着面前带着笑容的女孩,淡淡的酒窝,眼神中充满了爱慕,但是,郭长城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他本应该说出的三个字,脑中,依旧是那个帅气的身影挥之不去。

全场等着郭长城说出那让人觉得幸福的三个字,可是,郭长城不愿张嘴,不愿自欺欺人,一度现场气氛骤降。

“长城,你怎么了?”
女孩看出郭长城走神了,悄悄提醒了郭长城一句,郭长城抬头看了一眼女孩,笑了笑

“我……”

“等一下!”

当郭长城想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突然,礼堂的大门被打开,因为光的原因,没有人看清他的脸,但是,那个强烈的气场,让郭长城一下子就知道来者为何人--楚恕之。

楚恕之依旧是那一身黑衣,手插着口袋,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让人以为,他只是来走个过场的。但是郭长城看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怒火。

“你,要跟她结婚?”

“我……”

“你瞒着我说要回家,就是,为了做这个?”

“……”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跟我走,二,我带你走。”

看上去像是笑话一般的选择,却让郭长城说不出话来,连眼睛都不敢直视楚恕之。

“长城,这,怎么回事啊?”

女孩看到这么尴尬的一幕,实在不能装做什么都没看到,看了看那个气场满分以至于让人觉得害怕的男人,向郭长城问道。

“我……”

“长城,这是小楚吧,来来来,你让他坐过来。”

郭长城的舅舅舅妈看到楚恕之来得气势汹汹,想着把他们分开,但是,郭长城并没有打算把楚恕之带到观众席。

“不好意思了。”

楚恕之看着郭长城翘起来嘴角,一把拉住郭长城,当着众人的面冲出了礼堂。

没走出礼堂多久,郭长城挣开了楚恕之的手

“楚哥,你为什么要来?”

“你在质疑我?”

“我明明说得很清楚,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没有同意!”

“我……”

郭长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眼里的泪慢慢地涌上来,爬满了整个脸。

“我,我必须为我的家人考虑,我……”

“你考虑你的家人,你考虑了所有的人,你,考虑过我嘛,你考虑过你自己吗!”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所以,你还是要回去?”

“对不起!”

番外

我有一个偶像。

他很帅气,虽然冷冷的,但是对我很好,很照顾我。他很会打坏人,当然,他也会教我怎么打坏人,虽然我怎么也学不到像他这样的厉害。所以每次看到他大坏人我就特别佩服,这可是我的偶像啊!

现在,这个偶像是我的男朋友!我会常常提醒他要注意身体,注意一切,但是他总是不听,甚至还来“教训”我。现在他变得很啰嗦很啰嗦,可能是被我带的吧,嘿嘿。

现在是晚上,不能多说了,我这次写这个只是为了告诉大家我有一个很厉害的男朋友,嘿嘿,晚安,my love

在休息的时候给大家来一发小小的番外。我后天就能回来啦,耶耶耶!

吵架

(下)

后来,在特调处待了没多久,楚恕之就往赵云澜办公室走去,没一会儿,楚恕之风风火火地就冲出特调处了。

“唉唉唉,老楚怎么走了?”

“还用说嘛,找媳妇儿去了呗。”

“(°ー°〃)为什么你这么懂…”

楚恕之往郭长城经常去的福利院,敬老院,特别学校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郭长城,给他打电话也不接,楚恕之内心不仅是着急,还有气愤和后悔。

他气,为什么郭长城不愿意跟他一起分担

他悔,为什么要吵架惹郭长城那么不开心

楚恕之现在还很担心,万一郭长城遇到坏人了怎么办,一想到不能在郭长城身边保护他心里就更着急了。

在楚恕之迅速奔跑的时候,一眼瞟过的地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慢慢停下来脚步。九点多太阳还在东方,那个人前方是片小湖,湖面倒映的阳光照在那个人身上,本来就白皙的少年简直就白得反光,少年静静地坐在湖边的假石上,眼睛直直地看着湖中的鱼或是别的什么,看上去其实像是在发呆。

“长城,为什么躲我?”

楚恕之原来不想说话的,这样静静的美好其实他很喜欢,但是心里的那块石头不放下就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了。

“楚哥?我……”

郭长城心里本来闷闷的,看到楚恕之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虽然还是闷得说不出话来,但是心里却开心了很多。

“我,这样胆小,懦弱,根本就配不上你!”

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或者是,搭上了,郭长城心里的话一股脑就说出来了,倒是给楚恕之吓了一跳。

楚恕之因为昨天跟郭长城吵架时就依稀分辨出郭长城的心思,今天郭长城这话没让楚恕之觉得奇怪。

楚恕之一把抱住了郭长城,是紧紧地抱,似乎想要把郭长城抱进自己身体里。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你善良,可爱,勇敢,而我做过坏事,是个罪人,你却不计较,我才是配不上你的那个。我,楚恕之,答应你,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说一,我不说二,你说东,我不说西,我会为你改掉我所有的坏习惯,成为你喜欢的人。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弱点,我只为你而变。”

“楚哥……”

“我爱你。”

郭长城本来想说什么的,楚恕之拉住他的肩膀,郑重其事地对郭长城表白后,郭长城也不再发问,满怀信任地点点头,看着楚恕之

“我也爱你!”

通知!重大通知!

本作是一名学生党,明天就要去军训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所以未来五天可能就不会每天更文啦,不过我会把这篇文章写玩的,但是可能不会是今天发,可能要到明天抽个空瞒着老师教官给大家发文啦,请大家祝我军训好运!♡


《吵架》

(上)

这是我们第一次吵架。

郭长城在日记上写下了这句话,他没有继续往下写……

郭长城放下握在手中的笔,将钢笔的笔盖套回钢笔头上,他抬头看向面对自己的窗户,外面是黑压压的一片,只有那个不算圆的月亮发出浅浅的银光,那光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郭长城看着一望看不见边际,只有一片黑的远方,心里不住的是惆怅,无奈

这样的我们,还能继续在一起吗……

第二天,郭长城一早就去了特调处,没有去帮老李准备大庆的小鱼干,没有去整理林静的实验室,没有去清点图书室的书,就只是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目视前方,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赵云澜今天为了整理资料交到上级去特意早来了,看到郭长城,赵云澜自然地打了个招呼,但是没有听到熟悉,软糯带着开心的小孩声,赵云澜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转向郭长城的方向走过去。

“喂!”

“赵,赵处……”

“欧呦,你还活着呢,我还以为你被地星人附身了呢!”

“赵处,我,我想请个假……”

“请假?咋了?”

“我,我和楚哥,吵架了……”

“吵架?你们俩还能吵架?”

赵云澜的直肠子是想什么说什么,一激动什么都说得出来。赵云澜看到郭长城低下去的脸,还有脸上又深了一层的难过,赵云澜简直想给自己一巴掌。

“那个……这样吧,反正最近没什么事,多给你几天假,自己休息一下,再想想你跟老楚的关系。记着,我与你同在!”

赵云澜把手搭在郭长城肩上,并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郭长城感谢地看了看赵云澜,点了点头,拿起包,向赵云澜摆了摆手走出特调处。他没看到的是,赵云澜极少发出的欣慰的笑容。

“楚恕之,迟到三秒钟,扣奖金!”

楚恕之急匆匆赶到特调处,可惜还是晚了三秒。祝红和大庆窝在沙发上,看着楚恕之喘着气,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后又转过来,嘬着棒棒糖,叹了一口气。

“你说,小郭这么'工作狂'的人,怎么就请假了,一请就请这么久?”

“你没看到老楚的脸都黑成煤炭了,两口子肯定吵架了!”

“你怎么知道?”

“以我这么长时间待在老赵家,看着老赵和沈教授在一起这么久,什么没见过。”

“玛德死给!”

《与你》

【相遇】

(赵云澜)我今天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长得倒是好看,就是,嗯,怎么说呢,就是奇怪,对,奇怪!跟他对视的时候,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沈巍)我今天遇到他了,不是原来白衣青衫的模样,现在的他,有点痞气,但是有掩不住傲气。他,好像完全没有记起我,不过,这也正常,毕竟过去了那么久,没事,以后,我们还会再见的。

【相识】

(赵云澜)他,有一点奇怪,可以说他就是一个奇怪的人了吧。他是一个大学老师,但是他总能逃过很多危险,还有,他,总在犯罪的现场,是与他有关,还是只是巧合?可这个巧合,也,太巧合了吧……

(沈巍)他好像,有一点怀疑我,不过这倒没什么,我只是希望,他能够平安。最近龙城里地星人不安分,到海星来作祟,要保全他又不能让他发现我的身份,这可是个难事。

【相知】

(赵云澜)他答应要来特调处帮忙了,虽然没有直接说,但是这个人就是这么别扭,不过我已经习惯了,这个人其实还有点可爱呢。

(沈巍)我同意去特调处帮忙,不知道这样做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但是我想在他有困难的时候第一时间到达,我顾不得那么多了。

【相恋】

(赵云澜)他是斩魂使?管他呢,就算他是天王老子,只要是我看上了,那就是我的。他可能就是我命里的一个解不开的结吧。

(沈巍)这样好的人,我,舍不得放手……也许,我可以试着去光明正大地保护他,不再像原来那样,偷偷摸摸,也许,我可以……

【相爱】

(赵云澜)大概,我是被一个人套住了,这辈子都挣脱不开了,这样可爱一个人,我是真的爱上了。

(沈巍)我愿意,我愿意为他做一切,付出我的一切,只希望他在我身边好好的。这也许就是他们说的,爱吧。

【相守】

(赵云澜)世界上有一种人,不是那种你怎么看怎么好,怎么闭月羞花,怎么非卿不可,就想从此君王不早了,而是你觉得,要是你对不起他,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大概,他就是这样的人吧,我可不愿辜负他,我也害怕他受伤呢!

(沈巍)只要他还要我,我必生死不负。他说千山万水不离不弃,我说来日方长未来可期。我用了一万年,终于找到了他,现在,我完成约定了,他依旧在我身边。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一个小孩子睡在我身边?

楚恕之被阳光照得闪了眼,揉了揉眼,转个头,晃眼的时候看到了旁边有个人,自以为是郭长城的楚恕之直接把手臂搭在郭长城身上,但是,并没有一个成年人的长度的感觉让楚恕之一下子惊醒,坐了起来,看到旁边是一个几十厘米的小孩,楚恕之懵了。

“嗯~楚哥……”

郭长城被楚恕之这样巨大的动作弄得醒了过来,想叫楚恕之一声,但是被自己比之前还要软糯的声音一下子吓到了,又看了看比原来缩小了几倍的身体,然后不受控制的哭了起来。

“你,你别哭啊,你你你,乖啊……”

楚恕之看到郭长城哭了,一下子慌了,连忙把他抱到自己身上,扶着他的背,想让他不那么难过。

“楚,楚哥,怎么办……”

“这……”

楚恕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昨天也就跟特调处一起去喝了点酒,然后精虫上脑,就和郭长城做了一些这样那样的事,因为是第一次,两个人弄了好久,最后郭长城是被楚恕之弄到差点昏过去楚恕之才停的。难道……

“要不,我带你去沈巍那边看看?”

“好,但是,衣服……”

“我拿我的衣服帮你包一下吧。”

两个人准备了一下就去特调处了。

不过,这样的两个人走在街上让人不禁回头看了又看。本来楚恕之长得俊俏就够引人注目了,现在手上再抱个孩子更是回头率百分百。

“沈巍,你看看,长城怎么会变成这样?”

沈巍一开始的确陷入了迷茫,后来在郭长城的脖子上看到了一点点红红的什么东西时,沈巍突然一下子脸红了,故意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害羞

“这,小郭是镇魂灯芯,有些事情是小郭做不了的,虽然对身体没什么影响,但是这样身体变小毕竟不方便。咳,以后那些事还是少做为好……”

沈巍用自己认为比较委婉的方式向楚恕之和郭长城讲这个事情,到后来,除了楚恕之脸皮厚以外,郭长城和沈巍都是满脸通红了。

“那,这什么时候变回来啊!”

“这个,得看天,短则一两天,长了,可能要一个星期。”

“行,那沈巍,我先向您请一个星期的假让长城恢复。”

“好的,好的。”

“那我们先回去了。”

“好,好的。”

等到楚恕之带着郭长城回家了以后,楚恕之把小小的郭长城放在沙发上,这个时候楚恕之才发现,变小的的郭长城肉嘟嘟的,脸上的肉肉特别可爱,特别诱惑人捏一捏,当然楚恕之这么做了,这个触感真的楚恕之都被可爱到了。

“楚哥~”

“好好好,不捏了。”

“我们,以后,是不能做那种事情了嘛?”

“哪种事情?”

“就是,那种…”

“嗯?”

楚恕之故意听不懂郭长城说的“那种”,引得郭长城脸又一次红了。

“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是什么事情了。不过,我们以后可能书不能去做那种事情了,难道,你想做?”

楚恕之只是稍微严肃了一下又变得不着调了

“没有,楚哥,你怎么这样……”

“呵。”

楚恕之看到这么害羞得可爱的小孩,笑了一下抱住了郭长城

“没关系,遇到你,已是我今生最大的奇迹了,是要你在我身边,我就已经很幸福了。”